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www.191908.com >
DQ朱凯?天经地义 反对派盲撑自绝于民
发布日期:2021-06-02 01:22   来源:未知   阅读:

参加乡郊代表选举的朱凯?被选举主任裁定提名无效,反对派随即上纲上线,在特首质询会上搞事,又在立法会上提出辩论打算炒作事件。选举主任取消朱凯?参选资格,起因是他鼓吹“港独”、“自决”违背基本法,不合乎参选公职资格。这既是香港选举的法律界限,也是政治底线。朱凯?根本无心服务村民,参选不外是为了试探、挑战特区政府的反“港独”底线,用心不良,终极头碰南墙完全是罪有应得,也反应所有鼓吹“港独”、“自决”人士都不可能再参选香港公职。反对派盲撑朱凯?不然而颠倒黑白,更是公然为“自决”分子撑腰。九龙西补选的成果已经明白表现市民盼望立法会集中精神发展经济改良民生,搞政治挑动对立的政客如李卓人之流已被市民鄙弃,反对派仍在死抱老黄历只会自绝于民,承当繁重的政治代价。

反对派日前在立法会内务委员会,提出在下周立法会大会闭会辩论朱凯?DQ事件。反对派的请求岂但无理,更是无聊。朱凯?被DQ法理情理俱在。《乡郊代表选举条例》第24条划定,乡郊代表的候选人要签订申明,表明拥护根本法跟效忠香港特区;选管会今年10月15日发表的乡郊代表选举运动指引,亦引入“确认书”的做法,确保候选人拥戴基础法、尽忠香港特区。朱凯?宣传“港独”、“自决”,并且谢绝回应选举主任的查问,依照前几回选举的做法和教训,选举主任完整有理由撤消其参选资历。反对派要在破法会上争辩事件毫无必要,更是成心挑动事端。

DQ朱凯?正当通情达理半信半疑

朱凯?始终主意“自决”,他自己也否认这个事实,“自决”属“港独”一种,主张“自决”者不能参加香港公职选举,既是法律的底线,亦是“一国两制”的底线,刘小丽在刚从前的九龙西补选被取消参选资格,也是采取统一个尺度。既然“自决”分子不能参加立法会补选,朱凯?天然也没有资格参加村代表以至其余选举。事实上,村代表同属香港建制一环,依据《乡郊代表选举条例》参选人同样必须声明自己拥护基本法。而高级法院在陈浩天的选举呈请案中清晰指出,选举主任有权断定提名人有没有实际上契合有关要求。按一般法准则,高等法院对选举主任权利的说明,亦实用于乡郊代表选举的选举主任。等于说,选举主任绝对有权审核以至否决其参选资格。因此,全部DQ进程完全是合法合情公道。

必需指出的是,朱凯?加入村代表选举,并非是有意服务村民,相反不少村民指出多年来在村内基本不见朱凯?的身影,也未见过他服务村民,他的参选重要有两个目标:一是试探DQ底线,藉参选测试DQ范畴是否包含村代表甚至区议会选举,为本人未来参选试水温。二是借此挑战特区政府的反“港独”底线。朱凯?是一名“自决”分子,更是一名“暗独”分子,公开提出将“港独”作为港人一个选项,与刘小丽及“香港众志”是难史难弟,他参选目的就是要挑衅反“港独”底线,如果这次选举主任未能严厉“把关”,一定会令这些“自决”分子更加有恃无恐在各级选举中播“独”。因而,这次DQ朱凯?相对有必要。

这次事件既是法律问题,也是政治问题,既关联选举把关,也关系对“港独”的遏制。在这个问题上,中心及特区政府都没有任何让步空间,朱凯?的发难毫不会转变到任何事实,“港独”“自决”分子要进入建制只是痴心妄图。但令人不解的是,一贯表示不支撑“港独”和“自决”的传统反对派政客,在事件中居然不问长短的盲撑朱凯?,甚至不惜在立法会上搞事。

反对派死性不改只搞政治不理民生

早前特首林郑月娥到立法会接收议员质询时,就遭受反对派议员叫嚷捣蛋,最终令每月立会质询首度被迫取消。这个立会质询原意是加强行政立法的交换和沟通,是林郑特首向立法会展现诚意而推出的新猷。然而,反对派却将质询会当成搞事做骚的平台,为了袒护鼓吹“港独”、“自决”的朱凯?,公然损坏会议进行,白白挥霍了一次可贵的交流机遇。及后,反对派更妄图在立法会上炒作事件,提出所谓辩论云云,幸好被建制派议员否决。反对派的行动再次表明他们只问态度不问是非、只搞政治不理民生的不堪面目。

香港目前有多少经济民生问题须要解决?商业战对香港经济民生的冲击,市民的生计及发展,岂非都比不上一个“自决”分子的仕途?反对派盲撑朱凯?裸露他们至今仍逝世性不改,仍不从九龙西李卓人惨败中吸取教训。反对派在补选一败再败,阐明市民要的是发展和民生,要的是做实事、为港人谋福祉的议员,而不是在议会做骚,挑动对立,搞“港独”、“自决”的祸港政棍。反对派看不清民情向背,看不到社情民心,仍在搞对峙政治的一套,只会输得更惨。

起源:香港《文汇报》  作者:王国强 全国政协文明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香港广东社团总会声誉主席兼首席会长

Power by DedeCms